“淅沥——滴答——”

  “淅沥淅沥——”

  二零一一年三月的最后一日,下午。

  凡诺古藤蔓路店。

  此刻的店里没有客人,保安李龙余在角落坐着。翘着二郎腿,左手握着电棒,右手握着手机,右手的拇指在这个3.5寸的智能手机上,点击着刚下载的一个手机程序。这是绿底,白色的卡通化的对话图标,一左一右。

  员工休息室。

  “哎,你知道吗?”陶佩佩眉飞色舞,夸张的压低声,侧身面朝着坐在自己身旁的史李,眼神瞟了眼正站立在店内靠窗位置的一璨,“这个白一璨呀,上次赵姐给他介绍了一个公务员,结果呀,她还看不上人家呢~~要求这么高,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,别人看上她都蛮好了。”

  “她说不定早就有对象了,听说那天......”史李手掌朝上,五指朝内弯曲了几下。

  陶佩佩即刻将一次性椅子搬到史李身旁,扎起马尾的脑袋凑到史李唇边。

  她们周围的空气分子,裹着丑陋的八卦气息。

  史李的两瓣唇,一刻不停的动着。陶佩佩的表情一惊一讶,微张嘴巴,时不时发出“啊~”“真的啊?”的低音。她对陶佩佩说完,用正常的音调说道,“妹妹,你不知道的多了。”脸上微笑着。心里想着,白一璨,你不是业绩第一吗?!你不是能吗?!打开一扇窗就得关上一扇门,哼,看谁理你。

  陶佩佩小有激动的回正身体,说道,“这个白一璨!太不要脸了!”又问史李,“那为什么她还在这做珠宝售货员?”

  “讲不定人家真的单纯呢?”史李慢慢吐出,重音落在单纯两字上。虽不多言,却满满嘲讽意味。

  不出所料史李所料,陶佩佩说道,“切,单纯。我看是装小白兔吧!现在的男人就喜欢这种白莲花。切,难怪业绩这么多,难怪老是第一名,这么多回头客找她买珠宝首饰。谁知道呀~~切,不就一个月比我们多几千吗,有什么了不起。”

  “踏踏——踏踏”

  保安李余龙拿着水杯,走进员工休息室,朝她们望了望。

  他边按着饮水机的热水,“哗哗—”,边心想,还说白一璨,那个方玲芝一去总部开会,你们就在员工休息室能待一整天。

  暗自摇头,往外面大厅走去。

  此时一璨见保安李余龙正回来,便向休息室隔壁的卫生间走去。

  陶佩佩看李余龙拿着水杯离开,继续对史李说道,“昨天啊,她打电话要和蓉蓉换班,说她爷爷重病呀要去医院陪着爷爷。”眼珠往上一翻,“呸,休息日要陪,上班要陪,要陪几天啊,要么要死咯。哈哈哈。”

  “你也是的,讲不定人家真的要去医院有事呢?嗯?”史李悠悠上扬的嘴角,透着意味深长的味道,“蓉蓉没和她换,赵姐气到现在还没消肯定不和她换班,那小钱呢?真有事会不用年假?”

  “对哦,和那个有钱男人有了孩子,男人不认账,去医院.......哈哈哈哈”陶佩佩接收着史李的“点拨”,黑暗的想法不停滋长,咽了口口水,继续说道,“钱丽么你知道的呀,只会和她换班,你看过哪次白一璨要和她换班,她同意的。年假么听说,她已经用完了,病假方玲芝不批。哈哈哈,这妞也够惨的哈哈,她叫白一惨会不会好些哟,哈哈哈。”

  史李边听边无声的笑着,心想,这可不是我说的,内心放肆的大笑着。

  从卫生间出来的一璨,朝着刚才的位置走去,耳边似乎再次响起那一句句,如一把尖锐的锥子扎向心脏,一下又一下。

  “我是钱丽,一璨妹妹啊......你最温柔了......我想和你换班”

  “好”

  “白一璨,明天和我换个班呗......”

  “好”

  “昨天啊,她打电话要和蓉蓉换班,说她爷爷重病呀要去医院陪着爷爷......呸,休息日要陪,上班要陪,要陪几天啊,要么要死咯。哈哈哈......”

  “讲不定人家真的要去医院有事呢?”“对哦,和那个有钱男人有了孩子,男人不认账,去医院.......哈哈哈哈,钱丽么你知道的呀,只会和她换班,你看过哪次白一璨要和她换班,她同意的......病假方玲芝不批......哈哈哈。”

  “哈哈哈”

  “呵呵”

  隐形的锥子扎向心脏,拔出的瞬间,血液四溅!

  一璨仿佛闻到了体内翻滚的浓浓血腥,涌向喉咙,直冲脑门。仿佛周围漆黑一片,只有自己,狼狈不堪。

  “小白?”一璨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,顺着声音望去,回过神来。

  “小白。她们......”李余龙还未说完。

  一璨面无表情,却礼貌的说道,“我听到了。”

  “小白,不管你听到她们说了些什么,你别放心上,她们就是这样的,也不止说你一个人。”李余龙握紧拳头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,笑着鼓励一璨,“加油!”

  “谢谢你。”一璨勉强微微一笑。

  她望向玻璃窗外,雨丝飘落着,街上,有人往东走,有人往西走.....

  朦朦细雨让这街景蒙着一层纱,映在一璨的瞳孔中。

  她抬头,双眸中是灰白的云朵,弥漫着冰凉的雾,似乎正渐渐凝结。

  耳边是,面容憔悴的白煜哽咽的话语,“小璨,你爷爷......可能就这几天了,明天你也过来吧......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丽丽,明天你和我换个班,好不好?我爷爷病重......我...”

  “不是我不和你换,我明天有事,和我朋友约好了。”

  “蓉蓉”明天你和我换个班,好不好?我爷爷病重,我要去医院陪他。”

  “没空,不换。”

  “赵姐,明天你和我换个班,好不好?我爷爷病重......我要去医院......”

  “你让你那个有钱男朋友搞定不就好了,换什么班呀。”

  “他...不是.......”

  “嘟嘟...”“嘟嘟”“嘟嘟”......

  “.......方经理......我明天请个事假!”

  “不行,我们要确保每个班三个工作人员。”

  “方经理,那我请个病假好不好?我爷爷他生病了,很严重......我......”

  “一会事假,一会病假,你爷爷生病了又不是你生病了。”

  “嘟嘟...嘟嘟......”

  一璨回头,无意望向玻璃展示柜中的那个铂金戒指,心不在焉。

  清晰的蔷薇花瓣绽放,栩栩如生。

  蔷薇花瓣渐渐模糊,泛起点点光晕,光晕渐渐扩大,朦胧了她的双眼。

  “咣啷啷——啪——噼啪————”天空闪起雷电,雷声震耳欲聋。

  “皮卡皮~~皮卡丘”

  “一璨,你快来医院,你爷爷刚才喝了一口汤,吐出来的全是血......呜....一脸盆全是血.....你快来医院,你爷爷在抢救.......可能快不行了......”白母在电话一端抽泣着对一璨说。

  一璨挂了电话,正准备向员工休息室跑去,拿上包去医院。

  此时黄蜜蜡女士从门外走来,“哎!店里一个售货员都没有,看到我就走!你们凡诺古是要倒闭了啊!”

  一璨没有理会她,径直去休息室,拿了包边匆匆向店外走去。

  黄蜜蜡女士拦住一璨,说道,“你上班偷跑出去,我要投诉你!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家里有急事,请让一让。”一璨有些着急。

  爷爷。

  你等我。

  “我要买戒指!”黄蜜蜡趾高气昂,双手抱胸,黄蜜蜡在胸前晃动着。

  “请让一让。”一璨虽急,却依然礼貌。

  保安李余龙一个健步上前,说道,“我们还有其他员工……”

  “你个黑猫,关你什么事情,我就要她。”冲着一璨,傲慢的问道,“你快点!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丢了这份工作?”

  “不好意思!”一璨推开黄蜜蜡女士的手臂,“请让一让。”

  “啪—-”一璨的脸颊上顿时感到火辣辣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的立方遇见根,一的立方遇见根最新章节,一的立方遇见根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